中国国际新闻网 中国国际经济网 中国国际杂志社网 中国国际新闻报网 人民服务网
地方:北京|河北|河南|山东|山西|湖南|湖北|广东|广西|黑龙江|辽宁|吉林|浙江|安徽|江苏|福建|甘肃|江西|贵州|云南|青海|四川|陕西|宁夏|海南|内蒙古|海南|澳门|台湾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主站家居

>陕西:新婚夫妻被半挂车撞身亡 妻子怀8月身孕(图)

2014-10-09 09:34:43 作者:admin 来源:华商报
 

\

车被起吊后,露出准妈妈的衣服和准备好的婴儿用品。华商报记者汤继颖摄

原标题:新婚小夫妻被撞身亡 妻子已有8个多月身孕(图)

华商报讯(记者赵国强)车祸猛于虎!昨日上午8时20分许,西禹高速发生一起惨烈车祸。一对刚刚结婚5个月的小夫妻,驾驶一辆银色夏利轿车正常行驶途中,突遭飞来横祸,对向车道一辆重型半挂车突然失控,冲过路中间的护栏和绿化带冲撞而来,将夏利车撞毁,小夫妻不幸双双身亡。更让人唏嘘的是,妻子已怀有8个月16天的身孕,车上还放着姑姑送给未来侄儿的奶瓶和婴儿车。

夏利车严重变形,车旁还放着婴儿车和奶瓶

昨日上午9时许,许女士致电华商报新闻热线反映,西禹高速距高陵收费站两公里处,发生一起交通事故,一辆拉着集装箱的半挂车从西安往阎良方向行驶,突然撞向同车道一辆同向行驶的别克轿车,随后冲过路中间的护栏和绿化带,将对向车道一辆银色夏利轿车撞毁,夏利车面目全非,半挂车冲下高速。

上午11时许,华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,路中间长约20米的隔离栏塌委在地,部分隔离栏呈下弯状;一辆车体严重变形的银色夏利轿车,全身被塑料纸包裹,车旁搁着一台框架变形的婴儿车、一个崭新的奶瓶、几件鲜艳的棉质孕妇装和几套床单被罩,路政人员正用拖车将其拖离事故现场;护栏外,一辆车体修长的大型半挂车停放在5米高的路基下方;夏利车南10米处的高速路面上,一个硕大的集装箱和一个塔吊已被路政人员装到了清障车上,集装箱不断向路面滴垂黑色的液体,散发类似柴油的气味;夏利车南侧20米处的高速路面上,一辆金色的别克车,车右前方有部分损坏,路政人员说,该车受损较轻。受此事故影响,西禹高速南北双向堵塞,车辆通行缓慢。

事发时货车押车员正沉睡,醒来后躺在救护车上

现场目击者李先生说,事发时,重型半挂车拉载集装箱和塔吊,沿西侧车道向阎良方向行驶,冲过护栏和绿化带,撞毁了东侧车道向西安方向行驶的夏利轿车,之后集装箱、塔吊摔落于车道上,而半挂车则冲下高速,栽落路基下方。

据处理事故现场的路政工作人员介绍,本次事故,银色夏利车受损最为严重。据120工作人员介绍,银色夏利车上一男一女两人当场死亡,半挂车上一个负责押车的小伙子受伤,已被送往高陵县人民医院救治,其他人并无大碍。

昨日下午1时许,华商报记者在高陵县人民医院外二科住院部病房内见到伤者刘某。刘某说,他23岁,负责押车,半挂车拉载集装箱和塔吊从成都出发,准备前往河南。事发时,他正在半挂车驾驶室后方的卧铺上睡觉,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救护车上。听救护人员介绍情况,他才知道出了车祸。听说有两人因车祸不幸身亡,他低头不语。医生表示,刘某头部、身体多处擦伤,左腿裂伤,无生命危险。

不幸身亡小夫妻,今年5月1日刚刚完婚

西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大队民警说,经初步调查,半挂车司机李某(男,42岁,河北邯郸人)供述,自己驾驶河北邯郸牌照的重型半挂车,拉载集装箱(集装箱内装有精密仪器)和一个塔吊从成都出发,准备前往河南,其弟李某某以及男子刘某负责押车。之前本打算走连霍高速,后听说连霍高速多处路段修路,因此选择走西禹高速。昨日上午8时20分许,他驾车正在西禹高速向阎良方向行驶,李某某和刘某两人在卧铺上睡觉,行至距高陵收费站2公里处,方向盘突然失控,左转之后无法回正,撞了左侧同向行驶的一辆金色别克轿车后,又失控冲过护栏和绿化带,撞向了对向车道向西安方向行驶的一辆银色夏利车,随后,集装箱和塔吊摔落路面,半挂车冲下高速路。

“哎,这两个娃太可怜了!”提起这起事故,一位处理现场的民警唏嘘不已。他说,据调查,本次事故造成2死1伤,两名死者是夏利车上的一对小夫妻,均是宝鸡人,今年5月1日刚刚完婚,丈夫28岁,妻子25岁,事发时妻子已有身孕。

据警方介绍,高速路上发生的车祸,因大货车引起的在60%以上,其中,因制动、转向故障等引起的事故约占50%以上。提醒货车、大车司机,一定要检查车辆制动、转向等功能,确保车辆各项功能正常运转,从而减少事故发生的概率。此外,一定要注意休息,避免疲劳驾驶。

警方表示,目前半挂车司机李某因涉嫌交通肇事已被警方刑拘,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。

妹妹:出事前哥嫂还操心“给娃买啥样的婴儿床舒服?”

“晚上还跟我聊以后给娃买啥样的婴儿床,人咋能说没就没了……”昨晚8时许,提起哥嫂,男子的妹妹、还没出世孩子的姑姑张女士泣不成声。她说,哥哥是岐山县人,嫂子是扶风县人,哥嫂于今年5月1日结婚,两人都在西安工作,哥哥在一家物流公司上班,嫂子在一家酒店做管理工作,小两口租住在西安高新区乳家庄村的民房里。事发时,嫂子已怀有8个月16天的身孕。她住在阎良,事发前几天,哥嫂趁黄金周假期驾车到阎良看望她,昨日一早准备返回西安上班。

张女士说,和哥嫂在一起的那几天,想到自己快要当姑姑,就特别开心,给未来的侄儿购买了奶瓶、婴儿车等物品,并将自己怀孕时曾经穿过的几套孕妇装送给了嫂子,此外,为了不让嫂子动水洗床单被罩,她送给了嫂子几套床单被罩,并叮咛嫂子,怀孕期间,嫂子的床单被罩衣物等都拿来由她洗。

张女士说,哥嫂每天都期盼着自己的孩子出生,提到孩子,两人特别幸福,两人还经常商量以后“给娃买啥样的婴儿床舒服?啥样的爬行毯安全?啥牌子的奶粉健康?”

“我不相信他们去了,怎么可能?”张女士哭着说。

[错误报告] 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  • 验证码: